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正版马会生活幽默 >

刀尖上的舞者:西安缉毒警的血性和柔情

发布时间:2019-09-07 点击数:

  他们是各个警种里牺牲率最高的,是“站在刀尖上跳舞”。他们是演技高超的演员,扮成各种角色,面对灯红酒绿,内心保持清醒;依靠蛛丝马迹找出线索,荷枪实弹与犯罪分子较量。

  在第32个“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走近西安公安队伍里的这个特殊警种。

  6月17日,国家禁毒办发布《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2018年,我国吸毒人数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18%,首次出现下降。尽管中国治理毒品滥用取得一定成效,但合成毒品滥用仍呈蔓延之势,滥用毒品种类和结构发生新变化。

  截至2018年底,全国有吸毒人员240.4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同比下降5.8%。其中,35岁以上114.5万名,占47.6%;18岁到35岁125万名,占52%;18岁以下1万名,占0.4%。2018年新发现吸毒人员同比减少26.6%,其中35岁以下人员同比下降31%,有30个省(区、市)涉毒违法犯罪人员中未成年人所占比例下降,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成效继续得到巩固。

  2018年,我国共破获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案件7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8万名,缴获各类毒品41.8吨,同比分别下降31%、14.8%、36.6%。随着互联网、物流寄递等新业态迅猛发展,不法分子越来越多地应用现代技术手段,全方位利用陆海空邮渠道走私贩运毒品,渠道立体化、手段智能化突出。

  32岁的Q警官,2010年从大学毕业,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后又在沈阳的中国刑警学院学习,拿到了法学学士学位。

  2012年10月,Q警官回到西安,在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明德门派出所成为了一名刑警,后又调到了东仪路派出所,也是刑警。2019年1月,被调往雁塔分局禁毒大队,做了一名禁毒民警。

  让Q警官记忆深刻的是,2015年6月,他还在东仪路派出所时,主办了一起武某等人参与的特大贩毒案,缴获14公斤,这也是当年西安市公安局建局以来缴获数量最多的一起毒品案,

  “办理这起案件时,我们跟踪了三个多月,确定三名毒贩在城西一小区租住,就决定收网。”Q警官回忆说,嫌疑人非常狡猾,经常更换居住地,2015年9月7日中午,确定两人在屋内睡着了,就叫来房东,配合着打开房门,“我进去后,将武某等两人拿下,当场查获14公斤,还在其中一人的枕头下发现了一把30厘米长的匕首。”

  Q警官说,一般的毒贩都是亡命之徒,随时准备对抗,禁毒工作常常伴随危险。在西安抓捕结束后,他们通过调查,落实了武某在广东佛山的上线阿华,而阿华平时身上都携带着。

  2015年9月17日,Q警官在佛山的一个村子找到阿华的住所,在车上等待了50多小时后,阿华从家里出来,在他准备开车离开时,Q警官冲上去,将其拿下。至此,一个制毒集团被捣毁。

  这是一起部督案件,办结后,也收到了来自陕西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公安局的贺电,“我们是从北方来的,当地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就不敢动,50个小时一直在车上窝着,等到半夜时才敢出来上厕所。”Q警官说。

  2019年至今,西安警方共缴获毒品大约90多公斤,其中Q警官主办侦办的就有60多公斤。

  今年3月,雁塔警方接到一个情报,说有人从武汉往西安贩毒,嫌疑人叫了一辆顺风车回西安,警方只知道车辆的颜色和车型,是武汉牌照。经过分析,Q警官决定在曲江收费站等待。

  这辆车果然从曲江下了高速,交费时Q警官将车截获,现场查获60多克。嫌疑人供述,上线在武汉。当天中午,Q警官赶往武汉,找到嫌疑人的居住地点,开始布控。

  次日,在楼底下蹲守时,Q警官突然看见一男子骑着电动车,戴着口罩进了楼,怀疑就是嫌疑人,他就跟着进了电梯,同时给同事发信息,说人上楼了,准备抓获,意思是让同事在楼上接应,可电梯里信号不好,发出的信息,同事没有收到。

  Q警官只能单独作战。男子出了电梯,在电梯口玩手机,他就右拐躲在楼道,几分钟后,对方去开门,担心毒品被销毁,刚打开门,他一个人就冲上去,先将男子控制,没想到的是,房子里还有两人,就掏出证件,大声呼喊着,“别动,我是警察!”很快,其他同事赶来,一起将嫌疑人制服,在房子里搜出了300多克。

  今年5月8日,雁塔分局禁毒大队得到一条线索,有一个快递包裹,从云南的重点地区发往雁塔区,里面可能含有大量毒品。

  5月9日,Q警官订机票飞往云南,进一步确定情况后,又飞回西安,在西安寻找接货人。这时,警方只掌握收货人的电话号码,就拨通了这个号码,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于是和对方聊了几句,就挂断。

  通过侦查,警方发现这名男子极有可能在大寨路一酒店住宿,5月11日中午,Q警官正在酒店前台查询时,一30多岁的男子从楼上下来,询问前台,附近哪儿有卖衣服的。短短的一句话,Q警官注意到,这名男子的声音和电话里的男子声音很像,就怀疑其是涉案人员,马上查询,发现他就是从云南过来的,有吸毒前科。12日下午5时许,这名男子从酒店出来,乘坐一辆出租车离开,Q警官跟到城北丰产路上一个快递公司,男子签收了一个大箱子,Q警官冲上去将其抓获,打开箱子里面是塑封好的牛肉和包装完好的绿茶,新力朗诗熙华府已公开城市展厅展厅位于滨湖万达广场1F以及朗诗新,现场检查时,发现11公斤就藏在里面。 华商报记者 卿荣波

  在学校宣讲 发现罂粟线岁,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禁毒大队禁毒中队中队长。历经特警、巡警、刑警等岗位,2018年调入禁毒大队。

  嫌疑人配合排毒并交代上线月,碑林警方通过研判发现,云南有一男子在当地频繁和涉毒人员联系,后确认其要向西安运毒,男子是2月21日乘坐大巴车前往西安。2月26日晚11时许,男子乘坐的大巴到达西安河池寨立交,警方拦截了这辆大巴,将这名男子控制,随即,将男子送往医院,对其进行排毒。但他对警方的调查很抗拒,抗拒的方式就是沉默。

  2月23日凌晨1时许,W警官坐在了男子对面,和其交流谈心。男子是云南边远农村人,家庭贫困,有8个兄弟姐妹,此前在餐馆帮厨、送过快递,但觉得来钱慢,最终走上了运毒的路。W警官谈到他的家庭,谈他的未来,当谈到从小就一直照顾他的大姐时,他被触动了,突然开口问,“我这能判几年?”就这样,男子心理防线被攻破,交代了上线克左右。随后,警方根据掌握的信息,前往云南,将上线打掉。

  2010年,22岁的张某因贩毒被碑林警方抓获,后被判拘役6个月。刑满释放后,工作、生活都没有着落,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期间,他还吸毒,被送往西安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戒毒两年。走投无路之时,2018年3月,张某联系了公安碑林分局禁毒大队,寻求帮扶。W警官一听这情况,就让来禁毒大队见面聊。见面后,张某说,他曾送了两次毒品,非常后悔。现在想学驾照,想好好生活。

  张某曾涉毒,根据规定,吸毒人员执行强制隔离戒毒两年后,仍要参加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三年,期满之后,再无涉毒情况,才能考取驾照,前后大约需要5年时间。了解情况后,W警官就询问并调取了其参加社区戒毒的档案资料,确认无误后,现场尿液检测呈阴性,出具了相关证明,这样一来,考取驾照的系统审核没有问题,他能顺利参加学习了,非常开心,临走时,给W警官鞠躬致谢。

  考虑到考取驾照至少需要4个月,这段时间里,能让张某有个工作就太好了。W警官就和社区联系,看有什么短期的技能培训班。张某说他喜欢车,W警官联系好后,张某去社区学了汽车修理。学了30天后,W警官又帮忙找到了一家汽车维修店,让他上班。

  在这期间,张某继续学习驾照。每隔几天,W警官就打电话询问情况,并鼓励他,要一步一个台阶,以后闷着头挣钱,好好生活。

  现在,张某在一家私企开车,一个月收入4000多元,也结了婚,生活步入正轨。6月21日,华商报记者和张某取得了联系,他说,自己能有今天,多亏了W警官,“我当初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禁毒大队打电话,没想到得到了如此多的帮扶。”

  W警官和同事一直在碑林区的大、中、小学进行“护航校园青春不‘毒’行”的系列主题宣讲。

  今年4月,在一所小学讲完课后,一名5年级的男孩跑过来,“叔叔,这东西我见过。”他指着展板上的罂粟花说,W警官看见后,就问,“你在哪见的?给叔叔说。”小男孩说,在郊区家里见过,爷爷种的,十几株,开的花很好看。孩子说,是别人给的种子,孩子的爷爷在自家的自留地里当花种,五颜六色的,好看。孩子手机上还有照片。

  “你辨别的没错,这是鸦片原植物,你很厉害,但是这是有害的,种植是违法的,但别担心,叔叔马上联系处理。”W警官说。随后,W警官和当地警方联系,将这十几株罂粟进行了铲除。经过调查,爷爷在种植时的确不知道是什么,就对其进行了教育和毒品知识宣传。 华商报记者 卿荣波

  S警官,三桥派出所刑侦副所长,接触缉毒案件已至少6年,栽在他手上的毒贩不在少数。

  2017年6月,特情人员提供消息称,有男子邢某某带大量要从四川到西安,身上可能带有武器。警方判断嫌疑人一定会乘车从四川入陕,遂组织警力于四川广元与陕西宁强交界处的棋盘关设卡守候,一部分警力着警服设下盘查点,同时周围布置便衣警力拦截车辆。6月11日晚6时许,一辆SUV从四川方向驶来,设卡民警将其拦停上前盘查。

  “当时一名男子开车,后排坐着一个男的,与嫌疑人邢某某体貌特征吻合。”S警官介绍,民警们向前靠拢,停在路边的车辆也第一时间向中间靠拢以防嫌疑人冲卡。果然,司机竟然无视站在一旁的盘查民警,试图启动车辆冲卡逃离。盘查民警迅速出手将SUV后挡风击碎,并不顾安危人工拦车。“幸运的是,守在旁边的民警动作迅速,就在对方车辆发动的一刹那,已提前一秒钟将拦截车辆横在他们的车前,民警所驾车辆车门被撞坏,但也成功阻止了对方逃离。”S警官表示,民警将车上两人控制后,查获330克。

  2017年10月,特情提供有人在户县(鄠邑区)运输毒品的信息,民警在大王镇某条河的一座桥守候盘查。嫌疑人勒革某某系彝族人,正检查时,嫌疑人突然跃过桥栏杆跳入河中。盘查民警顾不得许多,跟着跳入河中将嫌疑人控制。那时,嫌疑人正试图解下带在身上的毒品浸入河水中。“他一是妄图逃跑,最主要还是想毁灭罪证。”S警官说,所幸毒品价格昂贵,运输前要经过严密包裹,赃物未遭毁坏,后经称量,该嫌疑人共带了304克。

  S警官说,贩毒链条的上线基本都在境外或云南等地,真正的毒贩会雇佣一些人运毒。为了逃避罪责,很多涉毒嫌疑人甚至在被人赃俱获时仍百般抵赖自己与毒品无关。“有一次在宾馆抓到一个带毒的,从床头搜到毒品,嫌疑人矢口否认与被查到的毒品有关。”S警官称,后来还是在宾馆的配合下,靠监控设备证明了此人与毒品的关系。

  S警官表示,涉毒犯罪往往伴随着吸毒,而吸毒不仅伤害人的身体,并因其成瘾后的高致贫性令涉毒人员生活混乱,进而导致涉毒罪犯中多伴有各类传染疾病,其中以肺结核比例最高,其次是艾滋病,然后是各类性病,这些为犯罪者提供了有恃无恐的心理,同时也给缉毒警察办案带来一定的困扰。

  “身上有各种传染疾病的嫌疑人,在依法羁押时会出现尴尬,现实情况是,这类人群很多羁押机构无法收容。”S警官介绍,因而造成部分涉毒人员甚至随身将艾滋病确诊证明或其他疾病证明带在身上,有时会拿出来当做挡箭牌。

  另一方面,这些疾病给办案带来大的困扰,民警难免与这些人群靠近或接触,就算抛开被艾滋病人主动噬咬攻击,频繁接触也一定是被传染的高危人群。S警官介绍,三桥派出所就曾有一名警长,本是一位办案能手,却在一次办理涉毒案件后不幸染上了肺结核。X警官是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的一名缉毒警,同时也兼顾设在该局的未央区禁毒办的工作。用X警官的话讲,干他们这一行,社会责任感、坚强的意志、抛却生死的英勇及一些恰到好处的运气,都必不可少,“我干缉毒有7年了,虽说不上轰轰烈烈,但也绝对可以说是经历过生死的。”

  “干我们这行,有时候几秒钟就能决定生死,生则为民除害,皆大欢喜,死就会让自己家里父母失去儿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X警官称,尽管西安的缉毒工作不似云南、广东等地那般凶险,但贩毒分子的凶残却是一般无二的。

  在X警官的记忆中,2015年8月的那次抓捕让他至今仍感到后怕。当年8月上旬,他们大队接到特情反馈,湖北籍毒贩谭某已运毒至西安,与另一名同伙住在雁塔区某宾馆,且手中很可能携带有武器。大队经过进一步调查确认情况属实,遂立即进行了部署。“所有的方案都已制定完毕了,却出现了意外,另一名毒贩外出,长时间在宾馆外转悠,似乎发现了有人盯梢的迹象。”X警官说,为了避免这名毒贩给谭某通风报信,专案组果断实施抓捕,由宾馆服务员用钥匙打开谭某所在房间门,在极短时间内,数名民警冲入房间控制了谭某,几乎在同一时间,监控那名外出毒贩的民警也完成抓捕工作。

  X警官称,专案组在两名毒贩的房间内搜到了大量毒品。令大家后怕的是,谭某在被抓获时,曾挣扎着将手伸向枕头底下,民警随后在枕头底下搜出了一把装满子弹且已上膛的手枪。“在后来的审讯中,谭某也坦白说了,是民警冲进房间速度太快了,再晚两三秒钟,他一旦摸到枪,会在第一时间向我们开枪,因为他自知贩毒已犯下死罪。”

  “缉毒工作的另一大潜在危险是很多毒贩、瘾君子都是以贩养吸,导致身体染上各类传染疾病。”X警官说,2016年,他们曾破获连某运贩毒案件,一举查获4公斤,曾被誉为十大精品缉毒案件之一。

  连某是云南临沧人,40多岁。X警官介绍,信息的来源仍是特情人员,声称连某已在西安待了多年,并已成功构建起了一个三级购销网络,其从缅甸进货到西安进行分销。大队民警即刻展开调查,首先掌握了一个名为毛女的女子与连某来往紧密,并有大额打款记录,专案组认为连某可能要前往云南进货,遂多方取证调查。数天后,监控到连某从云南回西安,并联系了包括毛女在内的两名下家,有一到西安即分销毒品的可能。

  经研判,专案组在毛女所住的文艺路附近某小区门口布置守候。连某到西安后驾外地牌照车辆前去与毛女接头,专案组一举将其及一名驾车男子抓获,“起初他们到了以后迟迟不下车,怀疑他们有所察觉,我们民警假扮醉汉上前将酒瓶砸在车上,将连某引下车,当即进行了抓捕。”X警官称,不久,毛女下楼欲同连某接头,也被抓获。民警从连某车内一个水果箱夹层中搜出重达4公斤的高纯度。经检查,连某还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华商报记者 杨德合

  在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禁毒大队,J警官最善于和毒枭斗智斗勇,人称“小诸葛”,又名“拼命三郎”。

  公安新城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马华和J警官是警校校友,两人同年毕业,一同在市公安局干特警,3年后,马华转去干刑侦,J警官则到新城分局禁毒大队。15年后,马华被提拔为公安新城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此时的J警官,已经在15载缉毒警生涯中淬炼成了一把游刃有余、专克毒贩的“快刀”。

  业务上的纯熟自不必说,最令马华佩服的是,J警官15年如一日对缉毒警岗位的眷恋与痴迷。这种痴迷表现在一旦进入工作角色,便满心满脑只有工作,其他人和事都扔在一边。

  2016年10月,在一次行动中,J警官和准备抓捕的一对上、下家毒贩在意想不到的地点狭路相逢。当时,对方正在进行毒品交易,很快就能完事走人,而J警官孤身一人,通知埋伏在附近的伙伴显然来不及。不容多想,J警官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衣领,另一人见势不妙,拼命地跑了。被J警官抓住衣领的毒贩反应很快,反手将衣服一脱,撒腿便蹿出老远。J警官奋力追上,一伸手又拽住他的腰带,使出浑身力气,将他摁倒在地。这名毒贩年纪很轻,力气非常大,拼命反抗,J警官就是不撒手。

  那是个雨天,地上又湿又滑,毒贩一次次从地上挣扎起来,J警官一次次扑上去再将他压倒,数不清多少个回合,两人都滚成了泥猴。直到战友们闻讯赶到,合力将毒贩顺利拿下,一搜身,找到了400克。

  人赃并获,工作只完成了一半,必须马上将嫌疑人押回队里展开讯问,趁热打铁取得口供,核对涉案物品、固定证据。忙完这一切,J警官才意识到右脚踝疼痛难忍,撸起裤管一看,脚踝处肿起老高。第二天去医院检查,竟然是粉碎性骨折。

  粉碎性骨折自己竟然不知情,简直是“拼命三郎”,有同事这样说J警官,自此,他“拼命三郎”的外号就传开了。

  和更多利用大数据高科技办案的普通刑侦案件不同,缉毒案件的侦破主要还是依靠传统的蹲守和贴身近战,对于缉毒民警而言,流血、受伤都是家常便饭,大家早对此做好了心理准备。真正难熬的,是在案情未明时大海捞针般艰难地分析研判,以及动手抓捕之际格外漫长的蹲守过程。而J警官最擅长的就是分析和判断,以及在准确研判基础上的耐心“守株待兔”。2017年11月初,J警官截获信息,有两名毒贩在广东购买了大量,即将驾车运回西安出售。只知道毒贩所驾车辆的颜色为白色以及车型和牌照,至于毒贩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儿、哪里人,都不知道。

  广东至西安远跨数省,驾车行驶路线有许多条,如何确定毒贩运毒路线、在什么地点抓捕?像一道高难度考题摆在了民警面前。J警官在地图前仔细研究地形和路线,反复比对、测量、计算,不放过任何一条道路出口、收费站点和服务区,凭借多年缉毒经验和对毒贩行踪特点的了解,他最终敲定了抓捕路线和地点。由于案情重大,禁毒大队全体民警分乘数辆车,直奔预设的卡口。J警官作为第一抓捕组组长,率领几名战友守候在第一道卡口——山阳漫川关隘口。大家目不转睛紧盯前方驶来的车辆,不放过每一辆白色轿车。可是大半宿过去了,目标车辆始终不见踪影。

  难道是预判有误?J警官将整个预案在脑海中重新过了一遍,确信并无任何遗漏和失误。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民警们都没想到的是,两名驾驶着藏毒轿车的毒贩在江西出了意外,剐蹭了别人的车辆,被当地交警拦截。但交警并未搜查车辆,毒品未被发现。一番交涉耽搁之后,毒贩决定留下一人处理事故,另一人继续北上。

  天快亮了,前方终于传来消息,在湖北境内发现了嫌疑车辆,正往荆州方向行驶。一宿未合眼的民警们顿时来了精神。

  J警官当机立断,决定调整方案,迎上去抓捕。一番长途奔袭,在荆州市枣石高速公路的一个服务区内,J警官和民警们将这名毒贩抓获,从其驾驶的白色轿车内査获2945.23克。随即,他们又直奔江西,将另一名毒贩抓获。

  事后回忆起来,马华说,这起案子案值巨大,涉及地区和路线众多,整个行动过程环环紧扣,一招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最后能大获全胜,除了全队民警能吃苦、敢硬拼之外,J警官凭借智慧和经验作出的准确判断立下了大功。

  才到禁毒大队1年多的年轻民警小张,2018年6月初曾随J警官赴青海西宁完成过一次抓捕行动。说起J警官的料事如神,以及识别嫌疑人的眼睛之“毒”,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这起案子源自J警官截获的一条信息很不明朗的线索,经过一个多月的梳理、分析、研判,最终锁定了一件通过寄递渠道经西安中转、投往青海西宁的疑似藏有大量毒品的包裏。J警官率包括小张在内的专案组民警赶赴西宁,严密监视疑似涉毒包裹,伺机抓捕犯罪嫌疑人。

  包裹的最终目的地是西宁城东区的一家便利店。专案组民警连夜赶赴西宁,踩着包裏抵达的时间到达便利店。J警官指挥民警们在周边埋伏,就等上门取货的犯罪嫌疑人了。便利店挨着居民区,来来往往的都是居民。犯罪嫌疑人脸上可没写字,进店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然而,直到便利店打烊,包裹也没人来取。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四天都是如此,犯罪嫌疑人就像人间蒸发一般。

  会不会是他心生怯意,放弃了这个包裹?民警们猜测。J警官摇头否定,他认为这么大宗的毒品,价值上百万元,毒贩绝不会轻易割舍,他只不过是在耍花样而已,“现在正是和对方比拼意志和耐心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住!”

  第五天一大早,小张和同伴们收到了J警官发来的信息:注意马上要进店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他,准备行动!

  果然,那人一进店,便直奔可疑包裹,报完单号,一把接过包裏,拔腿就想溜。J警官早已守候在一边,第一个冲上去将其猛地扑倒,战友们一拥而上,毒贩束手就擒。从包裹内查获伪装成“燕麦”的毒品6大包、119小包,总计约4000克。

  干缉毒警,42岁的J警官战绩骄人,曾经先后荣获陕西省公安厅2015年“雷霆”专项行动先进个人、2018年“禁毒工作先进个人”,先后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并多次获得西安市公安局优秀公务员和嘉奖表彰,“对家人的陪伴太少,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华商报记者 卿荣波

  B警官今年32岁,是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青年路派出所刑警队警员,长期办理涉毒案件,外形俊朗,一身锐气。虽然他当刑警才不过3年,但在他的讲述中,不仅有着年轻人的澎湃激情,还有着与他的资历不甚相符的睿智和沉稳。他侦办的都是一些末端的涉毒案件,更多的是与各类瘾君子打交道,然而他的故事却是几天来采访对象中最让记者惊心动魄的:仅2018年一年他一个人就抓获了300多名贩毒吸毒人员,关进去了143人。

  提起那次野外喂蚊子,B警官至今还觉得浑身难受。那是2018年盛夏,田里的麦子收割完不久,一件涉毒案件的毒贩落网后,天下彩挂牌,供述自己长期分包毒品埋在斗门街办往西野外一棵树下,供购买者前去自取。为了闭合这起贩毒案件的证据链,B警官和同事们赶到藏毒地点蹲守。

  “一到地方我们都傻眼了,地里庄稼刚收完,一眼看出去很远,藏毒的那棵树就在田野中间区域,根本没有藏身处。”B警官说,案件正进入关键环节,不能半途而废,当时是下午时分,大家发现地里铺着一堆堆秸秆,便藏身秸秆下趴伏。这一等就是6个多小时,“野外的蚊子又大咬人又狠,把我们咬惨了,后来一听见蚊子的声音就浑身难受。”B警官说,所幸付出终有回报,一名购毒者骑摩托出现,来到藏毒地点弯腰翻出毒贩藏匿的毒品。此时,民警们从秸秆下一跃而起,将其控制。

  “我还没见过持枪反抗的嫌疑人,但挥刀拒捕的有不少。”B警官说,有一次在城东十里铺某小区抓捕吸毒者时,守候在楼下的他发现嫌疑人腰中别着一把长刀,依据常规操作,这种情况暂时不予追击,以免对方狗急跳墙伤害无辜。然而另一名民警守在楼上,并不清楚嫌疑人带有刀,为了保护战友,B警官毅然从楼下冲向嫌疑人,一番搏斗将其制服,过程中对方未能将刀完全抽出,但刀刃将B警官腹部划开一个两厘米的口子。“还有一次一个吸毒人员逃跑,骑电动车直接撞到我腿上,小腿上至今还有伤痕。”

  那次被嫌疑人咬伤胳膊的经历,令B警官终生难忘。“那是在朱雀门内一个小区里,也是抓捕一名前去取货的吸毒人员。”B警官介绍,当时已经天黑,他和一名同事藏身小区门外的车内,巧的是,那名男子一番来回走动后,竟蹲在B警官藏身的汽车旁边低声与毒贩通话索要毒品。证据确凿,待男子进入小区后,B警官与同事遂紧跟其后展开抓捕。男子反抗激烈,张口狠狠咬向B警官的右臂,“那天穿的是长袖,衣服弄得很脏,也顾不上许多,只知道很疼。”B警官说,等将人带回单位,清洗时才发现,虽然衣服没破,右臂却被对方咬出伤口,流血不止。此时,B警官才觉得问题有些严重,因为吸毒人员多半都患有各类传染病,尤其是艾滋病。于是,B警官紧急为该嫌疑人进行血样测试,结果令所有人崩溃,嫌疑人的确是一名艾滋病患者。B警官说,那段时间确实有些怕,但最主要是对家人的愧疚,B警官开始了长达3个月的撒谎期,以逃避回家面对家人,同时依照规程进行了严格的检查,所幸有惊无险,自己并未感染。

  “我有一次带嫌疑人去查身体,顺便让医生帮我照了一下X光,竟发现我曾得过肺结核,所幸早已钙化。”B警官说,他从未有过肺结核症状,至于是不是在工作中传染上的他不清楚,但吸毒者群体感染最多的传染类疾病就是肺结核。“我的孩子现在才刚一岁多,我最怕这些传染病影响到孩子。”他的做法是,办案时有此类接触后,要自觉与家人“隔离”一段时间。

  在B警官的记忆里,这是令他感觉最难受的一次办案。“那是在东郊的一个小区,一个吸毒人员的家里。”B警官说,他和同事们第一次真正见到了什么叫家徒四壁,“家里几乎真的就剩下四面墙了。”

  在屋里,他见到了一些发霉的馒头碎块,正不明所以时,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回来了。虽然大家都未穿警服,但孩子还是立刻明白了一切,双眼通红拉住B警官,央求不要带走他的爸爸,“他说爸爸是不好,但妈妈已经死了,他现在只有爸爸一个亲人,说着就要下跪。”B警官说,孩子带回了两个馒头,孩子说那是爸爸的食物,因为父亲吸毒后身体不好,而他的食物竟然就是那些已发霉的碎馒头。

  B警官还发现孩子的衣服鼓鼓囊囊很难看,打开才发现孩子里面穿的是一件破烂不堪的成人毛衣。“这时候,屋里除了孩子不断地央求声,再没人说话,大家的眼眶都红了。”B警官说,最终他们给孩子留下了一些钱,又买了一些东西,也没有抓走孩子的父亲。后来,这名男子还曾向警方提供涉毒人员信息,帮助破获了案件。 华商报记者 杨德合